选择类别
  • 圈里圈外
  • 聊手工
  • 学手工
  • 写手工
  • 搜商品
  • 搜店铺
当前位置:首页>圈里圈外手工圈枝微末节隐含的生命脉络,访花艺工匠Anne Ten Donkelaar
手工课程

手工圈

枝微末节隐含的生命脉络,访花艺工匠Anne Ten Donkelaar

摘要:  从自然生态的片羽灵光中延伸而出的小小感触,让植物的生长与腐朽成了诗人笔下亘古不变的歌咏对象。同样以植物花材为创作主题,Anne Ten Donkelaar不写诗;以近似于植物学与标本学的研究精神,她将生命的各种样貌 ...

  从自然生态的片羽灵光中延伸而出的小小感触,让植物的生长与腐朽成了诗人笔下亘古不变的歌咏对象。同样以植物花材为创作主题,Anne Ten Donkelaar不写诗;以近似于植物学与标本学的研究精神,她将生命的各种样貌移植于画框里。
  在她位于荷兰乌得勒支城的花艺工作室,简单干净的白墙空间,装饰着她的作品与绿色盆栽,有种质朴原始的生意盎然。

  花材的各种姿态,除了生命的隐喻与脆弱,在Anne的眼里更多了份疯狂的想像。绽放的花朵对她来说,既像是烟火喧嚣的余烬,又有着银河系里点点星光的魔力。路上捡拾的花瓣、树枝、叶片,动物园或植物园中自然死亡的昆虫、蝴蝶残骸,Anne以自己独有的方式,夹杂生活里搜集的花卉剪纸,小心翼翼地裁剪、拼贴、构图,生命遗留的破败与美丽,成了时间之外静止而诗意的作品。

  这次我们有机会与Anne做小小的对谈,聊聊花艺创作带给她的生活启发。
  你以前学习的是工业设计,什么样的机缘让你走入花艺创作?
  在成为艺术家前,我的工作是抱枕设计的灵感发想,像是在抱枕上设计花卉图案与刺绣等等。花朵与植物枝微末节的细节总是启发我的想法,在制作灵感的版面钉上它们,观察整个构图与形状。每过一阵子,花朵会垂落、颜色会褪去,我便以纸花代替原本真实的花朵。渐渐地,我发现制作灵感发想的版面,比起单纯的花朵刺绣有趣许多。这让我决定投入花朵拼贴创作,而这也是作品Flower Constructions的起点。

  荷兰与亚洲相隔相当遥远,能否与我们分享你所居住城市的生活样貌?
  荷兰的生活很不错,所有的事物都被安排得井然有序。守时与事前规划是这里人们的习惯,生活很有条理。我想,与这些按部就班的人一起生活、完成每件事情是件好事,但有时候仍会忍不住想念大自然野外的冲动与热情。荷兰最让我喜欢的,便是你能骑着单车去任何地方。特别设置的单车车道、平整的路面,让骑车也是种简单的享受。

  那么在荷兰成长的背景与文化氛围,是否带给你创作上的启发?
  我不这么觉得,至少现在想不到关联性。创作上的启发,更多来自于对异国旅行的渴望,或是其他星球的幻想—例如,一个长满各种植物与花朵的星球想像。

  平常寻找灵感时会去哪里逛逛或是做些什么?
  在大自然间漫步,或逛逛花市、园艺市集,在建筑感强烈的区域走走,翻翻花朵相关书籍等等。贩卖珠饰副料的小店或缝纫器材工具店,也是寻找灵感的好地方。
  你最近在The Cold Press Gallery办了一个小展览。这次的展览是否带给你新的体验?
  这次的展览,我与我丈夫、小孩一起在The Cold Press Gallery的艺术家房舍里停留一个月,为艺廊创作新作品。这栋房舍位在英国一处美丽的乡下角落,是个充满灵感启发的环境。我在当地找到许多树枝与叶片,用它们替新作品作构图;而作品的画框则由我丈夫制作。在艺术家住的房舍,里面备有制作阴雕的小工作室。之前我并不熟悉这种技术,但对使用方法非常好奇。因此我做了个小实验:把花朵压进机器,最后颜色从花朵上脱落,纸上剩下些许色素与花朵结构。这个结果令我非常惊喜。
  花朵拼贴最令你着迷的是?
  创作出来的作品看起来像是完全来自大自然,但其实整个过程几乎全部是人类手工制作,这是花朵拼贴最吸引我的部分。我喜欢被自己所挖掘的事物启发。通常是线条与颜色带给我最多灵感。其实我视自己为花匠,透过这些花材创造出不同的花艺创作。

  花朵、树枝、树叶、昆虫的身体等等…你的作品使用的材料非常特别,什么契机下决定以这些素材作为创作元素?
  我很喜欢各种花材与昆虫,因为它们的形体、颜色充满细节与优雅的美感,非常吸引我。我所使用的花材来自大自然,而蝴蝶与昆虫则来自动物园、植物园里那些自然逝去的小生命,这对我的作品很重要。这些小生命的躯体、垂弱的翅膀,启发我对它们死亡那瞬间的想像—它们就像是被冰封凝结在静止的时间里。有时候里面会有些残破的翅膀,一种想补偿的情绪升起,带给我修补它们的灵感与想法。

  从发想主题到制作,你最享受哪一部分?
  我最喜欢的应该是寻找适合的颜色组合与构图比例。我会从挑选自己喜欢的花材或颜色作为开始,当然这过程也会因情况而改变。通常花材与颜色组合的搭配会花掉一天的工作时间,但有时候过程也会延长到两个礼拜。

  非常喜欢Broken Butterflies 与Flower Constructions这两个系列。请谈谈这两个系列的创作概念。
  就像之前提到的,Flower Constructions源自于我在抱枕设计里其中一幅灵感发想的版面。后来我开始想像,假如把一把花朵、植物种子丢进太空里,会发生什么样的奇景?新的花朵生长、崛起,演变成缤纷的花朵星球—一个个从未有人踏上过的奇异星球。
  而Broken Butterflies则来自我找到的蝴蝶躯体。因为通常找到它们的时候,多数都已经破碎或受到伤害,我便用自己的方式修复它们,让它们的美丽能保留,像是拥有第二份生命。根据这些蝴蝶躯体所需的修补程度不同,我也用不同的方式去修复—这过程总是启发我许多感触。Gioconda Beli写的童书《The Butterfly Workshop》也是这作品的另一部分灵感。故事发生在某个世界,那里存在着一群所谓的造物设计师,世上一切事物皆出自他们双手。其中一位设计师创造出的东西不像花朵或其他事物一样美丽,他甚至异想天开地想创造能像小鸟般飞翔的花朵。我想像著书中workshop的样子,也想试着在现实生活中创造这样的workshop。因此现在我自己的工作室,便像是一家小型蝴蝶医院,有着自己的特殊手术器材与照明。

  这些花朵拼贴作品是否隐含着个人的故事?能否与我们分享你印象最深刻、或对你最有意义的小故事?
  对我来说,当最后的作品能抚慰人心或情绪时,这便是作品最有意义的部分。曾经有位客人在她挚爱的葬礼后打给我,请我替葬礼制作一幅花朵作品。我将花朵阴干,制作支架与结构,将它们安放围绕在一个有门盖的画框里。当她想念逝者的灵魂时,便能掀起那扇小门,看看里面的花朵。在收到这件作品的当下,她情绪非常激动,但也非常开心。她的情绪与对逝者的感情,替这幅作品赋予了截然不同、更为深沉的意义。

  最后,请谈谈你理想中的「美好生活」。
  在温暖的国家、一处靠近海边的乡村里生活;有个大大的花园,种满花朵与水果,这便是我理想中的生活。
  小小的躯壳枝节里,隐藏着生命故事的万千姿态。多愁善感如我们,在这些寻常花草中,试图寻找生活里稍纵即逝的情绪与美丽。透过花朵拼贴的创作,Anne投入她对逝去生命的怜惜,作品里有种抚慰人心的温暖。虽然由破败与残枝建构拼组,脆弱易碎的特性却更让人小心翼翼守护。就像回忆里珍贵的画面或情人的只字片语,Anne以她的双手保留这些花朵、躯壳的样貌,以情感为脉络深植永恒于生命的故事里。

相关文章

留言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