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类别
  • 圈里圈外
  • 聊手工
  • 学手工
  • 写手工
  • 搜商品
  • 搜店铺
当前位置:首页>圈里圈外手工圈当中国的剪纸走向时尚的爱马仕
手工课程

手工圈

当中国的剪纸走向时尚的爱马仕

摘要:吴耿祯说,正是这迷人的光影让他产生了剪纸的冲动,然后到夜市买来红纸剪刀,欢快地剪起来。当剪刀终于停下,已是新的一个早晨,阳光穿透玻璃上大片红色剪纸,同地上的纸花碎屑一同跳舞。 ... ...

  ▲一脸书生气的吴耿祯,被人们称为“剪纸诗人”。
  听说吴耿祯,是因为台湾著名音乐人、收藏家姚谦的推荐,进一步了解他,则是通过《趁着年轻去流浪》。书中有张被放成整版的照片:雨过天晴,吴耿祯站在学校泳池的中央,阳光洒落在他四周的涟漪上,波光闪烁。吴耿祯说,正是这迷人的光影让他产生了剪纸的冲动,然后到夜市买来红纸剪刀,欢快地剪起来。当剪刀终于停下,已是新的一个早晨,阳光穿透玻璃上大片红色剪纸,同地上的纸花碎屑一同跳舞。
  那是吴耿祯迈进剪纸世界的第一天。

  ▲1001张剪纸,在展出后会被交换成1001段并不连贯的文字,成为当代版的《一千零一夜》
  2015年4月11日,台北尊彩艺术中心,吴耿祯最新个展“一千零一夜”开幕。在宽敞明亮的展馆里,1001件灿红剪纸或平或竖地摆在3张长桌上,一字排开,蔚为壮观。
  这些剪纸是他过去一年多集中创作的,图案各不相同,有牙膏、手势、动物、盆栽……“我没有设计固定的主题,就是随手剪,最后实在不知该剪什么,就剪了一些纯粹的几何图形。”吴耿祯笑。他形容这个过程像慢跑,又像写日记,每张剪纸都记录着过去某个时间片刻。
  不过,在吴耿祯的计划里,剪完这1001张剪纸并不是最终目标,他还准备将它们以实物邮寄给不同的人,并请对方将收到剪纸后产生的任何感想以手写信件回复,可以只写一个字,或一句诗,还可以是疯言疯语。
  现场展出了9封参与者的回信,他们中有诗人、舞蹈家,也有学生和普通工人。台湾著名舞蹈家周书毅,在收到吴耿祯的剪纸作品《火中诸神》后,在回信中写道:
  在火上起舞的是热情,
  在自然之中起舞的生命,
  在众人面前起舞的是分享。

  ▲《一片黄昏》,以铅印繁体字典内页和金箔为材料,创作出夕阳洒下余晖的意象,象征在网络时代下繁体汉字逐渐消失的现状。

  ▲《繁体汉法字典》,以铅印繁体字典内页为材料,剪出古典中式建筑和花草山水,充满诗意且具有空间张力。
  在以剪纸换文字的过程中,吴耿祯敏锐地发现,相对于如今的网络时代,过去习惯手写文字的参与者,对文字有着更感性、更敏锐的直觉,但是如今这种感性审美却逐渐被淘汰。展示于现场的剪纸装置作品《中文汉法字典》即是他有感于此而创作的,作品是一组五连屏,由如今已经十分少见的铅印字典内页粘拼而成,上方粘贴着一大块圆弧形的金箔,创造出夕阳的意象,下方粘贴着许多由金箔剪成的细小图案,犹如夕阳洒下的余辉。吴耿祯说:“我想借此表达对纸质书与繁体字逐渐消逝的遗憾,提醒观众重温童年学习文字的美好记忆。”

  ▲吴耿祯将奶奶的照片放大,再剪成一只只蝴蝶,寓意奶奶现在虽然行动不便,但内心向往自由的状态。
  因为大学读的是建筑系,吴耿祯便大胆地先将剪纸和建筑相结合。2009年台北灯会期间,他借助灯光投影,将创作的牛年剪纸图案投射到台北市政府大楼上,让原本浑厚方正的建筑像是穿上了一件喜庆又可爱的红色碎花外衣,十分惊艳,引得观众阵阵惊叹和赞美。2010年,在个展“带一篮水果去看她”中,吴耿祯又将剪纸与影像、装置艺术结合,表达对一手把他带大的奶奶的思念。他将放大的奶奶照片剪成一只只翩翩飞舞的蝴蝶,在录像装置中呈现奶奶的音容笑貌……现场观众为之动容。然而,真正让吴耿祯的剪纸贴上“时尚”标签的,还是与爱马仕Petit h实验工作室的合作。

  ▲以爱马仕残缺的皮革和丝巾布为材料,剪裁、拼贴出的创意剪纸作品《穿橘色虎头鞋的梦》《Jam Deer》
  2014年初,爱马仕Petit h全球巡展来到中国台湾,向当地优秀的设计师与艺术家发出邀请,征集将爱马仕传统工艺与艺术家创意相结合的方案。吴耿祯提出“以废弃、缺损的皮革和丝巾布等材料表现中国剪纸”的创意,最终在众多方案中脱颖而出。在实际操作中,他将爱马仕的整体展间布置出高低不同的层次,利用剪纸当布幕、流苏,区隔空间。在布置橱窗时,他更是一反以往单色剪纸的创作思路,以不同颜色的皮革、丝巾为原料,裁剪、拼贴成色彩缤纷的“剪花人”,有打蛙鼓的精灵,有身体与花朵融为一体的牧羊人,有身着传统礼服起舞的少年……虽然他们的面孔都是中华民族的保护神“抓髻娃娃”,却带着彼此不同的含笑表情。“‘抓髻娃娃’招福辟邪,中国人喜欢,法国人也喜欢,是一种跨文化的形象语言。”吴耿祯说。

  剪(  )实验
  对不起,今天我辞职了,不剪纸,剪头发。
  你的头发可不可以让我当成纸一样剪,这样我应该不至于没有工作。
  毕竟,物价不断上涨,早餐越吃越多。
  如果你觉得我剪的头发也算是艺术品的话,
  请用你的物资来交换。
  这是吴耿祯在台湾诚品书店艺术空间开展“艺术家剪发”活动时写下的一段话。“大部分人对我的固定印象是剪纸艺术家,所以这次我想做不一样的事情,虽然还是拿一样的工具,但对象换了,材料也换了。”吴耿祯说。活动对所有人开放,参与者可以到诚品书店艺术空间请吴耿祯剪头发,也可以约他到自己想去的地方,只需要在剪完之后拿生活消费品与他交换即可,可以是一袋米、一盒肥皂或是一个苹果。吴耿祯说:“身为一个艺术家,在经济拮据的条件下,该如何生存?今天还有多少独立艺术家依然在苦撑着……我想通过这个活动引起社会对艺术家生存状态的关注。”
  每年,吴耿祯都会外出旅游,每走一座城市,他都要带着剪刀和纸去图书馆,在角落里挑一本很冷门的书,然后根据书中的一段文字创作一张剪纸,夹在内页里。如今,他已在20多座城市的图书馆里留下了剪纸作品。“可能到死都不会有人看到那些剪纸,但我会继续做下去,因为我觉得这是我的作品与人相遇的最好方式。”

相关文章

留言板